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揭秘:武则天与李世民父子之间的关系,古人真会玩

揭秘:武则天与李世民父子之间的关系,古人真会玩

武则天和李世民发生过关系吗?

这个问题脑洞有点大,史料有限,不是任何事情都能考据出一个结果来的。如果严格按照史料,我们大概永远也无法肯定地说武则天和太宗有那啥,因为两人及身边的人都没曾说起过,他们又无生下一男半女——因此,题主的问题大约只能猜,不能考。

首先是武媚娘究竟是为什么被选进宫的,这在新旧唐书里都写得很明确。旧唐书说:“初,则天年十四时,太宗闻其美容止,召入宫,立为才人。”新唐书说:“后年十四,太宗闻其有色,选为才人。”可以看出,太宗本来就是冲着武则天的“美容止”、“有色”才选来的,“才人”之职虽说不一定必会被君王临幸,但毕竟不同于普通宫女。以唐太宗而言,他不至于特意选个美人来当花瓶供着。其次,在高宗册立武则天为皇后的《立武昭仪为皇后诏》里对于往事是这么说的:“武氏门著勋庸,地华缨黻,往以才行,选入後庭,誉重椒闱,德光兰掖。朕昔在储贰,特荷先慈,常得侍从,弗离朝夕。宫壶之内,恒自饬躬;嫔嫱之间,未尝迕目。圣情鉴悉,每垂赏叹,遂以武氏赐朕,事同政君,可立为皇后。”这一篇似乎可以倒过来看,分析一下高宗究竟想掩盖的是什么:1,武氏门著勋庸,地华缨黻,往以才行,选入後庭,誉重椒闱,德光兰掖——这段是强调武则天是靠“才行”入选的,而不是自己老爸好色选来的,以才事君才有可能保住清白,以色事君就难免侍寝了。2,朕昔在储贰,特荷先慈,常得侍从,弗离朝夕。宫壶之内,恒自饬躬;嫔嫱之间,未尝迕目——这段强调自己品性憨厚,决不是杨广那样和小妈眉来眼去的人物。反过来理解,“未尝迕目”大概是早就“暗通款曲”。3,圣情鉴悉,每垂赏叹,遂以武氏赐朕,事同政君,可立为皇后——这段讲太宗还活着的时候就把武则天赐给自己了,两人的关系是得到老爹祝福的,未免别人不信,还特意举出王政君的例子来,表示古已有之,不是新鲜事。反过来理解,正是两人一直背着太宗来往,完全把父亲、夫君蒙在鼓里。何以见得这篇《立武昭仪为皇后诏》应该反过来理解呢?因为高宗太想要掩盖真相了,以致于用力过度,显得欲盖弥彰——试问,如果太宗还活着时就肯“以武氏赐朕”,谁有胆子在皇帝驾崩后逼武则天去感业寺出家?《旧唐书》:及太宗崩 ,遂为尼,居感业寺。大帝于寺见之,复召入宫,拜昭仪。《新唐书》:太宗崩,后削发为比丘尼,居于感业寺。高宗幸感业寺,见而悦之,复召入宫。《唐会要》:太宗崩,随嫔御之例出家,为尼感业寺。上因忌日行香,见之,武氏泣,上亦潸然。《资治通鉴》:太宗崩,武氏随众感业寺为尼。明明是以太宗嫔妃之例出家为尼的,偏要说成是早已赐给自己为侍妾;分明是在感业寺重逢、旧情复燃的,偏要说是“事同政君”,可见完全是掩盖历史的混淆黑白之作,可信度太低。最后,另一个比较弱的证据是骆宾王的《代李敬业讨武曌檄》:伪临朝武氏者,性非和顺,地实寒微。昔充太宗下陈,曾以更衣入侍……践元后于翚翟,陷吾君于聚麀。“聚麀”也者,父子共一女,话说得够直白了。之所以这个证据较弱,不属于有力证据,盖因为《代李敬业讨武曌檄》是政敌的话,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犹如不能以张煌言的“大礼恭逢太后婚”证明孝庄下嫁一样。总而言之,于情于理于史料,要猜的话都支持武则天和太宗是有关系的——但只能是止于猜,以现有的证据证不了,深宫事密,载籍幽晦,基本上是“不可知”。至于乱伦,唐人观念开放,似乎并不如后来被理学、道学浸染过的国人般忌讳。高宗娶父婢,是上烝;唐明皇纳杨玉环,则是下报——后者的事迹甚至唐代人就能敷衍讽刺了,如李商隐“薛王沉醉寿王醒”之句,唐王室似乎也不因此恼羞成怒,看来他们对自己、对老祖宗的行事都看得比较“不拘小节”罢。

网友的看法:

肯定有过的,要不然这个媚字是怎么赐的?难道唐太宗某天看到自己有个从没睡过的妃子长得不错,正好心情好就给亲口赐字了?肯定是睡过以后觉得这妹子妩媚过人才赐名的嘛。话说题主对唐朝太不了解了,这种程度也叫乱伦?那题主要是知道武后的姐姐的儿子贺兰敏之跟他亲外婆杨氏通奸岂不是要疯掉?杨玉环都生了俩儿子了还被公公纳成自己的贵妃了呢,所谓脏唐臭汉鼻涕宋,父子共妻这种事在唐朝根本不算什么的。

武才人虽属皇帝嫔妃序列,但她的主要职责是内宫的“机要秘书”,有证据表明唐太宗李世民一生并未宠幸过武才人。

谁是李世民身边最美丽的女人

贞观十年,李世民贤德的长孙皇后去世。长孙皇后与太宗皇帝是结发夫妻,二人很是恩爱。长孙皇后的去世使李世民失去了一位贤明的内助、良佐和知音,太宗由此很是悲伤。当然,男人失去心爱女人的悲伤总会过去的,李世民虽然是一位伟大的君主,但他在对待美色上也不是一个伪善者,只要是美丽的女人,不管这个美女所处是什么样的身份和地位 都将会成为他宠幸的对象。

谁是李世民身边最美丽的女人呢?太宗皇帝身边有这样一个女子,她长得是明眸皓齿、国色天香,这女子原本是李世民四弟李元吉的妃子杨氏。“玄武门之变”时,李世民杀了大哥李建成和四弟李元吉,逼父退位自己当了皇帝。李世民一见这位兄弟媳妇杨氏就被其惊艳的美色所迷倒,竟置舆论口舌不顾将杨氏纳入后宫,立为“婕妤”,倍加宠爱。可见杨氏的美色是无人能敌的,连英明一世的太宗皇帝都难过杨氏的美人关。到了长孙皇后去世后,杨氏的美艳仍然在焕发着摄人心魄的光芒,李世民竟神魂颠倒,准备将这原本是自己弟媳的杨氏立为新皇后。没想这事到了铮臣魏徵那里却不被买账,魏徵认为太宗皇帝这样做太过离谱,有失一个好皇帝的风范,于是毫不留情地进谏道:“陛下方比德唐虞,奈何辰嬴自累!”

魏徵是历史上有名的刚正不阿、坚持原则的谏臣,李世民曾赞誉魏徵是他的一面镜子。魏徵在反对李世民立杨氏为后这个问题上所用方法还是比较策略和聪明,他举了一个历史掌故来挖苦太宗皇帝。春秋战国时期,秦穆公将女儿怀嬴嫁给了在秦作人质的晋公子圉。后圉逃归,怀嬴不从。再后来圉的弟弟晋公子重耳流亡到了秦国,秦穆公很欣赏重耳,认为他有王霸之相,于是将女儿怀嬴更名辰嬴嫁给了重耳,后又连续将四位秦宗室美女嫁给重耳当妾。重耳后来虽然建立了王霸之业,但却曾因娶过哥哥的女人而成为后世的笑柄。魏徵对皇帝说:“陛下你是要与唐尧、虞舜肩比功德的明君啊,现在怎么能去立弟媳作皇后呢,这岂不将来要落后人笑谈吗?”李世民一听魏徵之说,只好打消了立杨氏为后的想法。太宗皇帝把弟媳杨氏占为己有封为嫔妃就已经很是出格的了,但普通老百姓并不知情,如若要晋为皇后,那可是要母仪天下向全体臣民颁诏公布的呀。太宗在讨好宠妃杨氏和保持自己的英名这两件事情上他还是选择了后者。不过,虽然太宗皇帝听了魏徵的劝谏没有执意去立杨氏为后,但李世民直到贞观二十三年龙驭归天时也终是后位虚阙,他为了杨氏之故就再也没有动过立皇后之念。

由此可见,唐太宗李世民后宫中最美丽和最受宠爱的女人不是武才人,而是杨婕妤。

谁是李世民身边最有才情的女人

《新唐书》卷七六列传第一后妃上《徐贤妃》载:“太宗贤妃徐惠,湖州长城人。生五月能言,四岁通《论语》、《诗》,八岁自晓属文。”

徐惠自幼聪颖过人,容止也是美丽端庄。幼年的时候其父让她用屈原的《离骚》体作《小山篇》,她略加思索竟脱口而颂——

仰幽岩而流盼,抚桂枝以凝思。

将千龄兮此遇,荃何为兮独往?

父亲徐孝德听后大为惊异,于是这美女加才女的徐惠诗就在坊间广为流传。“太宗闻之,召为才人。手未尝废卷,而辞致瞻蔚,文无淹思。”李世民非常喜欢这个小鸟依人般的徐才人,徐才人很快就得到了侍寝圣躬的机会,皇帝在这个才女的青春身体上感到了龙心大悦,就将她父亲升职为水部员外郎,没多久徐惠就由正五品的“才人”跃升为正二品的“充容”。史载:贞观末,李世民数度起兵讨伐四夷和大兴土木修建宫室,百姓劳怨,徐惠还直言上疏极谏,写过一篇《谏太宗息兵役疏》收录在《全唐文》中,李世民认为她言之有理,并“优赐之”。

后来李世民驾崩,徐惠“哀慕成疾,不肯进药。曰:帝遇我厚,得先狗马侍园寝,吾志也。”在太宗皇帝死后不久的永徽元年,这个才华横溢、容貌美艳的女子就在对李世民的思念中哀伤地死去了,年仅二十四岁,死后被赠为“贤妃”,陪葬昭陵石室。

徐惠仅大武媚娘两岁,被李世民召进宫帏封为才人的时间也就在十四、五岁间,但几年下来徐惠却从正五品的“才人”晋升到了正二品的“充容”,可见太宗皇帝的宠爱有加,而武媚娘从进宫直到太宗皇帝驾崩出宫进感业寺为尼时也没有任何职位的升迁,终身为“才人”。从历史文献所载来看,武则天的才华是无法与徐惠比肩的。

由此可见,在太宗李世民宫中,最有才情的女子不是武则天,而是徐惠。

武才人在太宗朝没有生产的记录

史书明确记载太宗皇帝李世民一生共有35个子女,其中14个王子、21个公主,但没有一个为武才人所生。武才人进宫正值豆蔻年华,太宗皇帝也春秋正盛,双方都有较强的生殖能力,可为什么没有结果呢?太宗皇帝在人生后期也有生子女的记录,武则天后来在感业寺被李治幸御后第二年就生下了儿子弘。武媚娘在太宗身边度过了七年的才人生涯而没有生下一男半女来,很大程度上说明李世民根本就没有把她看上眼、没有动过心,只把她作为一位身边的才人女官在对待。李世民身边不仅是美女若云,有令他几乎色令智昏的国色天香之杨婕妤和芳华绝代、才情卓著的徐充容,还有前朝隋炀帝杨广之女杨妃和秀色可餐的阴妃、燕妃、韦妃、王氏,由此可见,武才人的妩媚还不足以让一代英主李世民为之动欲望之情。

太子李治不可能去招惹太宗皇帝的宫人

太宗李世民在晚年病中时,太子李治仁孝非常,亲奉汤药于塌前,不离左右。李世民见之劳累叫他去休息一会李治都不愿意,他忧思父亲的疾病以至于生出了白发来,竟把李世民感动得老泪纵横地说:“汝能孝爱如此,吾死何恨!”后来李世民在临死的时候对顾命大臣长孙无忌等说道:“朕以后事付公辈。太子仁孝,公辈所知,善辅导之!”

其实原来的太子并不是李治,而是李承乾。李世民最喜欢的儿子也不是李治,而是李泰。李治之所以能当上太子一方面是因为太子李承乾与魏王李泰的结党争斗故,另一方面是因为时为晋王的李治性格忠厚、老实。李世民实在是不愿看到他当年在玄武门发动兵变杀兄屠弟的故事再在他儿子们的身上重演,所以,他在长孙皇后所生的三个儿子中选择了性格近乎柔弱的李治来为储君。李治在贞观二十年进太宗内宫照顾父亲病体时年龄不过十七、八岁,这样一种年龄和性格的太子,他会去招惹父亲的嫔妃吗?李世民又是一个精明的君主,他为了江山社稷可以杀掉自己的亲哥哥和亲弟弟,为了李唐王朝的继承稳定他不惜废了太子李承乾,幽闭了自己最喜爱的儿子李泰。有这样一位英明、严厉的父亲还在世,才十几岁的李治他敢去招惹父亲的嫔妃吗?

太宗皇帝派武才人去照顾太子在禁宫中的生活

李治后来在登基当了皇帝后,他从感业寺中接武媚娘入宫封为“昭仪”,后又进封“宸妃”。在永微六年武则天被册封为皇后时,唐高宗李治专门下了一道《立武昭仪为皇后诏》,诏曰:“武氏门著勋庸,地华缨黻,往以才行,选入后庭,誉重椒闱,德光兰掖。朕昔在储贰,特荷先慈,常得侍从,弗离朝夕。宫壶之内,恒自饬躬。嫔嫱之间,未尝迕目。圣情鉴悉,每垂赞叹。遂以武氏赐朕,事同政君。可立为皇后。”李治在诏书中用了一个“王政君”的典故,当年汉宣帝就曾选了一个自己的宫人王政君赐给太子作太子妃,。这诏书明确告诉天下,当年他当太子侍奉先皇时,是太宗皇帝将武才人赐给了他,由此证明立武昭仪为皇后的合理性与合法性。

李治的这道《立武昭仪为皇后诏》在后世被很多人认为是一种欲盖弥彰的障眼法,与掩耳盗铃无异。但这里还是透露出一个信息来,那就是李治在太宗朝就与当时的武才人有了瓜葛。《资治通鉴》载:“上为太子也,入侍太宗,见才人武氏而悦之。”

那么在当时的境况,到底是太子李治与武才人暗生私情呢,还真是太宗李世民将武才人赐给了他儿子?前面已经分析了李治“忠厚、老实、仁孝”的性格,就算他在当了皇帝后性格都是相当的软弱,况且当时他才十几岁。完全有理由相信是因为李世民为方便太子在禁宫中来照顾他的左右,而在内庭置别院让其居住,那当然就得有太监和宫女来侍候储君,于是太宗皇帝就将他从未幸御过的、且容止美艳、性格坚定、才能卓著的武媚娘派去照顾储君的生活,这就合乎情理,同时也才对得住自己性格仁懦的儿子。太子李治见到了与自己年龄相近的武才人,因为是父亲所赐,他当然可以喜欢这个容貌妩媚的女子。从男女相欢大多以性格互补的原理来看,忠厚、仁懦的李治喜欢上坚定、果敢的武才人是完全符合人生哲学逻辑的。后来他坚决地要立武氏为后的基础也应该在此,那道《立武昭仪为皇后诏》也不能简单地用“欲盖弥彰”来推断。

由于武则天当了皇帝,挑战了封建社会的男权政治思想,颠覆了只有男人才能当皇帝的传统。那些想极力维护“男尊女卑”统治观念的人就大肆在武则天曾经当过太宗皇帝才人这个问题上大做文章,用情色的笔墨极端地放大她同太宗父子两代人之间的关系,所谓“秽乱宫帏”就由此说来,这不过是那些伪善的男人们想在这位伟大的女性身上泼更多的脏水,以宽慰他们那卑微、庸俗和畏琐的胸心罢了。

本文由金沙官网赌场js9888net-奥门金沙堵场官方网站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揭秘:武则天与李世民父子之间的关系,古人真会玩

相关阅读